洛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档案史志网欢迎您!

洛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档案史志网

投稿邮箱:ybszbjb@163.com

  • 1
  • 2
  • 3
  • 4
  • 5
  • 《经开区年鉴(2019)》公开出版

    《经开区年鉴(2019)》公开出版

  • 档案办党员干部参观寇店镇党建馆

    档案办党员干部参观寇店镇党建馆

  • 市委办公室到我区调研档案工作

    市委办公室到我区调研档案工作

  • 档案办党员走访佃庄镇贫困户

    档案办党员走访佃庄镇贫困户

  • 伊滨经开区档案局党支部参观洛阳市党建馆

    伊滨经开区档案局党支部参观洛阳市党建馆

DANG AN 伊滨史话
伊滨史话

大谷关及大谷古道考略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4-22 浏览次数:1194
打印 收藏 关闭
字体【
视力保护色


大谷关及大谷古道考略

贾殿强

 

洛阳盆地,山河拱戴,九州通衢,形胜甲于天下。总风雨之所交,阴阳之所会。《孙子兵法·地形篇》记载:“我可以往,彼可以来,曰通;通形者,先居高阳,利粮道,以战则利。”洛阳就是“通形”之地。也说:“我可以往,彼可以来者,为交地。”又“诸侯之地   三属,先至而得天下之众者,为衢地。”洛阳为“交”地,为“通”地,为“衢”地,为交   通枢纽之地,亦为“九州通衢”之地。

一、洛阳故城正南之门户

大谷,又称太谷,也称通谷,为汉魏晋洛阳故城正南之门户,张衡《东京赋》:“孟津达其后,大谷通其前。”汉魏洛阳故城始建于周武王,历经周公、周成王、周敬王,至秦吕不韦封洛阳十万户,洛阳城规模基本定型。长约九里,宽约六里,俗称“九六城”,“九”为阳极之数,“六”为阴极之数,九与六合计十五,正合洛书之数。汉初定都洛阳,汉高祖刘邦置酒洛阳南宫,《史记•高祖本纪》记载了刘邦置酒论三杰:“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餽馕(kuì xiǎng ),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

光武帝刘秀定都洛阳,仍以洛阳南宫为主。南宫正对的平城门,为洛阳城主门,最尊贵之门。西晋陆机《洛阳记》记载:“平昌门南至大道,东是明堂,道西是灵台”。据考古调   查,张衡灵台遗址东侧,有 23 米宽南北大道,正对东汉时的平城门,魏晋时改平城门为平昌门。著名考古学家段鹏琦先生著《汉魏洛阳城》考证:“曹魏的圜丘恰在紧邻洛阳平城门至大谷关这条南北轴线的西侧,距城约 25 公里。”平城门为正阳之门,举行祭祀典礼时,皇帝车驾由此门出入,是诸门中之最尊者。平城门作为正阳之门,正对大谷关,在一个中轴线上,创洛阳城“表山为阙”中轴线布局之始。

大谷,嵩山支脉万安山间的一道峡谷,谷纵深 15 公里,深谷两侧,沟壑纵横,山峰削立,草木繁盛。晋陆机《洛阳记》说:“大谷,洛城南五十里,旧名通谷。”唐李贤注:   大谷关“在故嵩阳西北三十五里北出正对洛阳故城”。据洛阳出土的晋尺,一尺等于 0.24米,折合现今约 21.2 公里,基本吻合。发源于两侧山间的沙河自南向北流入伊河,大谷古道沿峡谷沙河台地蜿蜒其间,水泉口为最狭窄处,名副其实的山间口子。《大清一统志》:“大谷口即今水泉口,又关隘曰大谷关。”又引旧志:“今为水泉关,两岸陡绝,山径崎岖,   可以戍守。”万安山主峰雄耸于西,北魏水泉石窟雄居于东,山谷崎岖狭窄,可伏重兵断绝通道,其门户马寨村形若半岛,为防御南侵之咽喉。大谷关,古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古代洛阳南抵颍川及南阳和东南至许昌及禹州之要隘。

大谷道由来久远。大谷关遗址所在的口子村又名水溅口,相传大禹治水年代,汝颍大水常从此处溅水而出,由此而得名。相传大禹夜宿禹宿山又名委宿山,开凿龙门形成伊阙口,大水北流,解除了山南的汝颍水患。大禹又疏通水溅口,开凿了嵩山轘辕道,由此洛阳故城向南方向的大谷道及伊阙道和东南向的轘辕道开通。大禹的传说已经列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传说包含着支零破碎的历史真实,透过这个传说,大谷道充满着沉甸甸的夏文化。据考古调查及学者论证,登封阳城小城为夏始祖鲧之都城,登封阳城大城为夏王朝实际建立者大禹之都城,禹州阳翟为夏王朝家天下之始夏启王都。大谷道、伊阙道和轘辕道为连接夏代王都二里头遗址、阳城遗址和阳翟遗址的三条干道,中国古代最早开辟的一批道路系统。

周代道路形制。天亡簋是利簋发现之前唯一可确认为武王时代的青铜重器,为西周最著名的铜器之一。天亡簋器主为姜太公望,记述了武王封禅建国这件重大历史事件。武王克商后第十二天封禅嵩山,称为西周王朝的开国大典也未尝不可,公元前 1046 年 1 月 25 日应为周王朝建国日。武王封禅嵩山后第三天,来到“中国”(洛阳),举行了定都大典,西周王   朝正式建国。

天亡簋铭文记载:“王凡三方”,即武王向三个方向瞭望。阐释此句,应与《逸周书• 度邑解》及《史记•周本纪》相互参照,方得其解。武王对其弟周公姬旦说:“我南望过于三涂,北望过于岳鄙,顾瞻过于有河,宛瞻延于伊、洛,无远天室。”“岳鄙”当指黄河北   岸太行山南麓一带。“河”指黄河。“伊、洛”指向西北看到的伊洛盆地。

“南望过于三涂”有二解,其一,“三涂”,据《左传•昭公四年》杜预注:“河南陆浑县南”,今洛阳市嵩县西南十公里伊水北岸之三涂山。其二,“涂”,道路,“三涂”指   洛阳盆地向南有伊阙道、大谷道和轘辕道三条道路,交通便利,适宜建都。

周武王选择的都城位于今汉魏洛阳故城中部,据《史记•周本纪》记载:“营周居于雒邑而后去。”周武王营建洛阳之后才回镐京。周公摄政五年,营筑洛邑,迁殷顽民于此。周成王亲政五年,迁都洛阳,并称为成周。西周时,距王都 100 里之内为“乡”,100 里至 200 里之间称为“遂”,联系乡与遂之间的道路即是“鄙野”道路。据《考工记》所载:“环涂七轨”,环涂就环王都道路,道路宽七轨。通往王都 200 里以内的道路为野涂,即王都连接诸侯、大夫采邑的道路,道路宽为五轨。《注》云:“轨为辙广六尺六寸,旁加七寸,凡八尺,是为辙。”周尺 1 尺折今 23.1 厘米,1 轨=8 尺,合今 1.848 米。七轨道路宽合今 12.94米,五轨道路合今 9.24 米。所以,周代大谷道宽应为 12.94 米,应不少于 9.24 米。据考古勘察,在水泉村口子自然村东西两山狭窄位置附近,沙河北侧二阶台地上发现 8 条古道路。

客家之源纪念馆前,沿沙河台地上,发现 3 条南北向古道路,古道路遗址较为完整,其中一条南北向古道长 120 米,宽 10-11 米,口深约 0.8 米,道路厚度 10-20 厘米。文物勘察结果和周代七轨道路基本吻合,东汉、曹魏、西晋及北魏建都于汉魏洛阳故城,京畿之地的大谷   官道应不窄于周代道路。

大谷关设置。东汉灵帝中平元年(公元 184 年),黄巾起义,京师震动。诏令州郡加强防守,以河南尹(治所洛阳)何进为大将军,在洛阳周边设置八关,警卫京师。据《后汉书·皇埔嵩传》:“自函谷、大谷、广城、伊阙、轘辕、旋门、孟津、小平津诸关,并置都尉,以   护卫京师。”西有函谷关,北有孟津关和小平津关,东有旋门关和轘辕关,南有大谷关、伊阙关和广城关。八关都尉分路据守,警卫京师洛阳城。《读史方舆纪要》卷四十八:“大谷   关在县东南大谷口。”大谷关因位于大谷道而得名,始设置于东汉末年,关隘易守难攻,为   保障京师洛阳南部方向安全的最重要关隘。

据考古勘察,在水泉村口子自然村东西两山狭窄位置附近,东西两道山梁上,发现了 4 道关障遗迹,两端山顶处分别发现两个烽火台遗迹,基本可确定大谷关遗址的东西关墙位置。口子村正南约 1 公里左右,山顶处制高点发现烽火台遗迹,诸多汉砖堆积可断代,为汉代烽火台无疑。

经文物勘察并结合走访,大谷关位置应位于东西两山最狭窄处,应为内外两道关墙。发现大量灰坑、夯土、道路及断壁上堆积的大量绳纹瓦、板瓦、简瓦、器皿残片及残砖等,经过整体考察,应与古代关城建筑遗址有关。经查踏,水泉石窟对面,沙河河谷西侧缓坡地带发现大量烧窑遗址,推测与大谷关所用建筑材料有关。

大谷关汉代“军司马印”。客家之源纪念馆前沙河台地北约 100 米处,1985 年村民在自家耕地里偶然发现了一枚汉代“军司马印”。这枚铜质印章,长宽约 2 厘米正方形,由前村支部书记郭清俭保管。郭清俭于 2019 年 9 月 23 日上缴伊滨区文化旅游局经鉴定,这枚铜质“军司马印”为汉代遗物无疑。军司马是大将军的属官,大将军所属军队分为五部,各置司马一人统领。东汉的班超、班勇父子都曾担任过此职。从各地出土情况,结合汉代文献记载,汉代“军司马印”应为大谷关据守印信。

大谷古道遗址及大谷关遗址的发现,对研究汉魏晋洛阳盆地南向交通及中原汉人南迁路   线研究具有重大意义。结合历史记载,该古道一直沿用至上世纪七十年代,是洛阳盆地南向遗址保留较好、使用时间最长的古道,对研究“丝绸之路”和万里古茶道均有重要的历史文物价值。

二、东汉大谷道 车马如流水

公元 25 年,刘秀建都洛阳,即汉魏洛阳城,建立了东汉政权,使洛阳成为全国最大物资集散地和最大交通枢纽。东汉思想家王符《潜夫论》记载:“牛马车舆,堵塞道路”。《后   汉书·仲长统》记载:“船车贾贩,周于四方;废居积贮,满于都城。琦贿宝货,巨室不能   容;马牛羊豕,山谷不能受。”

刘秀的传说:公元 17 年绿林起义爆发,刘秀兄弟自南阳起兵,加入了绿林起义队伍。绿林义军和王莽军以洛阳中心展开生死大决战,昆阳(今叶县)大战,刘秀一战成名,王莽精锐全部丧失。刘秀以司隶校尉身份从南阳出发,接收洛阳城。司马彪《续汉书·百官志》记载,司隶校尉负责“掌察举百官以下及京师近郡犯法者”。又据蔡质《汉仪》记载,司隶校尉号称“无所不纠”。东汉初年,司隶校尉是能够与皇帝共商国事的“三独坐”之一,有事入宫,可以行走中间道路;如有朝会,司隶校尉可以后到先去。伊滨区水泉村、护驾窑村、宿驾窑村、提庄村、申明村、刘井村、惊马沟村及干村等,大谷古道一带流传着大量刘秀的传说。

汉光中兴 明君典范。一代伟人毛泽东在千古名篇《沁园春·雪》评价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千古风流人物,似乎总有些瑕疵。唯独对汉光武帝刘秀用“三个最”给   予了高度评价:最有学问的皇帝,最善于打仗的皇帝,最会用人的皇帝。王夫之在《读通鉴   论》中更是给予了至高之赞誉:“自三代而下,唯光武允冠百王矣!”

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赞誉:“自三代既亡,风化之美,未有若东汉之盛也。”国学  大师梁启超先生认为:“东汉尚气节,崇廉耻,风俗称最美,为儒学最盛时代。”

明章之治 东汉繁盛。沿大谷道向北,寇店镇李家村西南,封土呈平顶圜丘形,这就是东汉第二位皇帝汉明帝刘庄陵墓显节陵。《读史方舆纪要》卷四十八:“又显节陵,明帝陵也,在富寿亭西北,去故洛阳城三十七里。东汉凡十陵,俱在洛阳之郊。初平二年,孙坚讨   董卓,自阳人进军大谷,卓与战诸陵间,败走。”洛阳著名考古学家严辉《东汉帝后陵寝之汉明帝刘庄显节陵》说:“汉明帝刘庄显节陵位于河南省偃师市寇店镇李家村西南,封土呈平顶圜丘形,南北宽 91.9 米,东西长 96.9 米,封土高 12.5 米。封土的夯层极为致密,夯层每层厚 0.08-0.09 米。”以显节陵为主陵,包括第三位皇帝汉章帝刘炟等东汉皇帝陵和陪葬共有墓冢 168 座,有明帝显节陵、章帝敬陵、和帝慎陵、殇帝康陵、质帝静陵、桓帝宣陵其中 6 座帝陵,2013 年被纳入第七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核心区总占地 50 平方公里,这就是东汉帝陵南兆域。

永平十六年(公元 73 年),东汉明帝刘庄命窦固征伐北匈奴。其后,汉明帝又以班超出使西域,由是西域诸国皆遣子入侍。次年,复置西域都护。此外,随着对外交往的正常发   展,汉明帝将佛教引入中国,修建了白马寺。明帝刘庄命王景治理黄河,东汉黄河河道沿用   至宋代,达千年之久,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大河波涛阔,风吹稻花香两岸!

东汉明帝刘庄和章帝刘炟执政时期,吏治清明,社会安定,国家太平,史称“明章之治。”   范晔《后汉书》感慨地说:“济济乎,洋洋乎,盛于永平矣(永平为汉明帝刘庄年号)!”

南阳帝乡 交通便利。据《后汉书·皇后纪上》记载的“牛马车與,填塞道路”,“车如流水,马如游龙”,正体现了东汉洛阳城交通繁盛的情景。《后汉书·刘隆传》记载:“河南帝城,多近臣,南阳帝乡,多近亲。”东汉时期,河南郡洛阳城是帝都,多官宦大臣,南阳是光武帝刘秀的故乡,发祥之地。洛阳和南阳之间的联系尤为紧密。据《后汉书·世祖本纪》记载,光武帝刘秀七次回乡南阳。明帝、章帝、和帝、安帝、桓帝也多有回乡祭祖,均曾“南巡守”。随光武帝打天下的大臣,南阳、颍川人最多,衣锦还乡,络绎不绝。《后汉书·安帝纪》记述,安帝延光四年(公元 125 年)三月,安帝“乙丑,自宛还,丁卯,幸叶, 帝崩于乘與。”“庚午,还宫。”按照甲子纪日法,丁卯日、戊辰日、己巳日至庚午日,三天时间就车與还都洛阳城了,足见洛阳以南交通体系的效率之高。大谷古道为汉魏洛阳城正前方南向官道门户,通往汝州之要道,至南阳和襄阳及江汉平原。

孙坚“三英战吕布”。东汉末年,关东州郡讨伐董卓,推选袁绍为盟主。长沙太守孙坚也积极响应,率兵北上。吕思勉《秦汉史》:“术表坚行破虏将军,领豫州刺史。遂治兵于鲁阳。”袁术表奏孙坚为破虏将军,领豫州刺史,受袁术节制。初平二年(191 年)二月, 孙坚与吕布等反复大战于汝州,斩董卓大将华雄于阵前,孙坚兵入大谷。董卓亲自带兵与孙坚大战于东汉帝陵南兆域,大将程普、黄盖和韩当围住吕布展开车轮战,吕布虽然骁勇,也难敌三位英雄轮番厮杀。吕布兵败,董卓放弃洛阳城。

《后汉书》注:“大谷口,在故嵩阳西北八十五里,北出对洛阳故城。案嵩阳,隋县, 唐改为登封,即今河南登封县。”吕思勉《秦汉史》:“(孙坚)进军大谷,距洛九十里。”   东汉帝陵南兆域,大谷道北缘,因东汉六座帝陵及大量陪葬墓位于汉魏洛阳故城南部而得名。据《石罢村志》记载,孙坚从石罢渡口过伊河,从津门(也称津阳门,东汉时洛阳桥正对津阳门)进驻京师洛阳城。

三、曹魏大谷 掌故万千

东汉末年,关东诸侯讨伐董卓,曹操谋划说:“诸君能听吾计,塞轘辕、大谷,全制其险。”东汉定都洛阳,大谷关正当其南,曹操建议抢先把守轘辕关和大谷关。曹魏时,大谷关及大谷道为官宦商旅行经之要道。

曹植与大谷关。黄初三年(公元 222 年)和黄初四年(公元 223 年),曹植两次均由大谷道进出京师洛阳城。千古名篇《洛神赋》记述曹植离洛东归,“经通谷(大谷),陵景山”。他在河边停留歇息时,精神恍惚之中,仿佛看到宓妃洛神,凌波御风而来,“其形也,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曹植《赠白马王彪》:“太谷何寥廓,山树郁苍苍。霖雨泥我涂,流潦浩纵横。中逵绝无轨,改辙登高冈。修坂造云日,我马玄以黄。”公元 223 年,曹植又一次来洛阳觐见曹丕, 依然经大谷关东归。著名的《赠白马王彪》诗中,写自己清晨从洛阳出发,穿过城南树木繁茂的大谷。因遇大雨,大谷中泥泞难行,体现其郁闷之情。

魏帝射鹿。据《魏书•明帝纪》记载:“帝常从文帝猎,见子母鹿,文帝射杀鹿母,使帝射鹿子,帝不从,曰:‘陛下以杀其母,臣不忍复杀其子。’因涕泣。文帝既放弓箭,以此奇之,而树立之意定。曹叡 15 岁那年的一天,跟随曹丕去万安山打猎。曹丕见到一头母鹿带着一头小鹿,马上弯弓搭箭,射死了那只母鹿。他兴致勃勃地叫曹叡去射那只小鹿。曹叡泪流满面地央告说:“陛下已经杀了母亲,我实在不忍心再杀它的儿子。” 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曹丕。他闷闷不乐地丢了弓箭,黯然伤心。魏文帝黄初七年(公元 226 年)五月, 曹丕临终时,立曹叡为太子。曹丕去世,曹睿登基,即年轻有为的魏明帝。

司马懿高平陵政变。大谷古道沙河西岸,曹魏大墓东 200 米巨型大冢,就是魏明帝曹睿高平陵。在这里发生的高平陵事件,改变了魏晋历史走向。《三国志•魏书•明帝纪》记载:   魏明帝曹睿于景初三年(公元 239 年)病死于洛阳宫嘉福殿,“癸丑,葬于高平陵。”《三国志•魏书•齐王芳》引注孙盛《魏世谱》:“高平陵在洛水南大石山,距洛城九十里。”据《读史方舆纪要》记载:“大石山在府东南四十里,亦曰大石岭,一名万安山。山阿有魏明帝陵,曰高平陵。曹爽从魏主芳谒高平陵,司马懿因之诛爽。”《水经注》卷十五洛水条记载:“大石山阿有魏帝高平陵。”不少学者认为洛阳(洛阳市老城区)距高平陵九十里,而距此大冢不足九十里。吕思勉《秦汉史》:“(孙坚)进军大谷,距洛九十里。”所以大谷关和高平陵据洛阳九十里是完全成立的。据文物部门考古勘察,此大冢为高平陵无疑。

魏明帝曹睿遗诏由年仅八岁的皇太子曹芳继位,并由大将军曹爽和太尉司马懿辅政。正  始十年正月(公元 249 年),少帝曹芳拜谒高平陵,曹爽兄弟及其亲信们皆随同前往,司马懿发动政变,掌握了曹魏实权,史称高平陵事件。由此,司马家族掌控了曹魏政权,经过司马懿、司马师和司马昭长达十六年的魏晋嬗代操作,公元 265 年司马炎代魏建立西晋政权。

曹魏大墓:大谷道沙河西岸,位于伊滨区西朱村高平陵西 200 米的曹魏大墓,已经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汉魏研究室主任严辉认为,曹魏历时 46 年,推行“不树不封”的薄葬理念,目前国内发掘的曹魏时期墓葬,除了安阳曹操墓、洛阳曹休墓,以及洛阳曹魏正始八年墓,并不多见。学者对墓主人推测不一,蔡云章等学者推测其为魏明帝曹叡的皇后郭氏之墓。根据墓葬形制和出土遗物,并结合文献,王咸秋等专家推断墓主人有可能为曹睿夭折的女儿平原懿公主曹淑。曹魏大墓为帝陵级墓葬,对研究曹魏历史文化提供了难得实物证据,例如墓葬砖为研究黄河澄泥砚的起源提供了参考物证,夯土墙可为研究汉魏夯土墙工艺提供了实物参考。在曹魏大墓壁画中,有一幅反映当时贵族生活的宴饮壁画,   壁画中的帷幄清晰、完整。壁画中出现的生活用品除了帷幄,还有几案、油灯、香薰等,提供了当时物质生活形象而生动的资料。

大禹凿龙门 夜住委粟山。大谷道沙河及曹魏大墓西 2.5 公里处,委粟山,俗称禹宿谷堆,山顶有唐代石窟寺,被列入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大禹治水的传说,广泛流传于河洛地区,神禹导洛、洛出书、大禹骑神牛凿龙门、三过家门而不入及启母石等千古佳话。伊滨区周边也广泛流传大禹治水的传说,有大禹骑神牛凿龙门、禹宿谷堆、石撅栓船、疏通大谷玉   泉口、凿开轘辕泄洪道等系列美丽传说,大禹治水的传说已经纳入非遗项目名录。大禹在洛阳治水,凿穿龙门口,疏通水泉口时,曾夜宿委粟山,故也称为“禹宿谷堆”。

乾天为圜 圜丘祀天。大谷道沙河及曹魏大墓西 2.5 公里处之委粟山,为魏晋及北魏祭天圜丘。祭天之坛称圜(yuán)丘,象征天圜。《易经》记载:“乾为天,为圜。”东汉何休曾解释说:“郊者,所以祭天也。天子所祭,莫重于天。”《三国志•魏书•明帝纪》记载:景初元年(公元 237 年)冬十月“乙卯,营洛阳南委粟山为圜丘。十二月壬子,冬至,始祀。”又《魏氏春秋》曰:“有委粟山,在阴乡,魏时营为圜丘。”以此可知,曹魏圜丘不再处于伊水之北,而在阴乡,也就是在大山之南,因委粟山而建。又据《读史方舆纪要》记载:“委粟山府东三十里。曹魏景初元年,营圜丘于此。后魏主宏太和十九年,如委粟山定圜丘。”又《后魏书·孝文帝纪》说:“太和十九年十一月,行幸委粟山,议定圜丘。”据《太平寰宇记》记载:“委粟山在洛阳县东南三十五里。是后魏迁洛时所筑圜丘,与曹魏为一地”。可知曹魏营建圜丘于委粟山,北魏孝文帝元宏也将委粟山作为祭天之所的圜丘,委粟山位于宋代洛阳城东南三十五里。综上可知,委粟山位于宋代洛阳县南三十五里的万安山北之阴坡,今伊滨区李村镇南宋村北和东宋村西。

据著名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宿白和段鹏琦考证,委粟山即位于大谷关西北,李村镇南宋村北 200 米的禹宿谷堆,魏明帝所建的祭天之所圜丘,即此。市考古研究院测定,即高平陵、曹魏大墓和圜丘在一条东西直线上,圜丘位于曹魏大墓正西 2.5 公里处。测定以圜丘为直角顶点,万安山山阙、圜丘、汉魏故城铜驼大街、阊阖门及太极殿在同一条南北直线上。并测定以圜丘为直角顶点的南北直线与东西直线略成 94 度直角,圜丘距汉魏洛阳故城 20.2 公里。

据《读史方舆纪要》记载:“准汉故事建之。守敬按:谓仿汉制也。《汉书·郊祀志》曰:八陛,中又为重坛,天地位其上,皆南向。其外坛上为五帝位。重营皆紫,以像紫宫。”   曹魏圜丘仿照东汉刘秀圜丘的形制而营建。也依东汉所据《史记·天官书》和《周礼·春官·司服》记载,在圜丘祭祀昊天上帝。

魏明帝曹睿是魏晋洛阳城的主要建设者。著名考古学家段鹏琦先生说:“曹魏的圜丘  恰在紧邻洛阳平城门至大谷关这条南北轴线的西侧,距城约 25 公里。”至晋代,情况发生了变化,按《晋书•礼一》的说法,晋武帝泰始二年(公元 266 年)十一月,“庚寅,冬至, 帝亲祠圜丘于南郊。自是后,圜丘、方泽不别立。”圜丘向南正对万安山两个山头之间,这是天然的天阙。圜丘向北正对铜驼大街、阊阖门和太极殿。太极殿和中轴线都城布局,成为之后历代都城建设的传统。

四、张公大谷梨 衣冠南渡路

大谷红梨。张公大谷梨,又称潘家大谷梨。原产于大谷,秦汉已经广为种植。西晋《广志》:“洛阳有张公,居大谷,有夏梨,海内唯此一树。洛阳有张公梨,甚甘。”唐徐铉《赠   陶使君求梨》诗云:“昨宵宴罢醉如泥,惟忆张公大谷梨。”张天师即张道凌,因张天师而   得名张公大谷梨。

大谷红梨,魏晋时为贡品,千古第一美男子西晋潘安代表作《闲居赋》对大谷梨有开创 性描绘。唐崔兴宗有诗《和王维敕赐百官樱桃》云:“未胜晏子江南橘,莫比潘家大谷梨。”   又称潘家大谷梨。

杜甫有诗:“杜酒偏劳劝,张梨不外求”,唐代时,张公大谷梨与杜康酒齐名,同为待  客佳品。

根在河洛 源于洛京“君从哪里来? 来自黄河边。”客家人、闽南人、台湾河洛郎“根在河洛”, 河洛文化系客家文化之源, 已为世人所共识。

曹魏元帝咸熙二年 ( 265 年) , 司马炎上演“魏晋嬗代” 故事, 废魏自立, 建立西晋,  是为晋武帝。下传惠帝、怀帝、愍帝, 凡四帝, 52 年, 建都洛阳。

熙宁三年(公元 1070 年),司马光路过汉魏晋洛阳故城时,写下了著名诗篇: 烟愁雨啸黍华生,宫阙簪裳旧帝京。

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

永嘉丧乱,中原汉人南迁;衣冠南渡,河洛文明远播!

著名学者徐金星认为,西晋洛京是第一次中原汉人大规模南迁最重要、最具代表性的出发地,也和以后历次中原南迁汉人有着深深的渊源关系,无疑是五湖四海的客家乡亲魂牵梦萦根亲文化圣地!

西晋洛阳城遗址。即汉魏晋洛阳故城遗址, 晋都洛阳大体上仍保持着魏都洛阳旧貌。

《晋元康地道记》云: “城南北九里七十步, 东西六里十步, 为地三百顷一十二亩 有三十六步。”古人称为“九六城”。西晋京都洛阳城整个周长合 14 公里,折西晋 33 里,再减去西北隅三小城长度, 合西晋 30 里, 与文献记载基本相符。

八王之乱。武帝驾崩后, 太子司马衷继位, 是为晋惠帝。惠帝无能, 皇后贾南风擅权。从此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赵王司马伦、齐王司马冏、 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长沙王司马乂、东海王司马越,为争夺西晋皇室最高权利的争斗, 以都城洛阳为中心, 在河洛及中原大地,展开了长达 16 年的大混战。

永嘉丧乱。八王之乱使西晋王朝极度衰落,永嘉二年( 308 年 ),匈奴兵王弥击败晋军于伊水之北,兵逼洛阳城下。永嘉五年( 311 年) ,匈奴皇帝刘聪,命呼延晏为先锋,王弥、石勒及刘曜兵会洛阳城。匈奴兵攻下洛阳城,纵兵烧杀抢掠, 洛阳为之城空,洛阳城毁于战火。316 年,匈奴人刘曜攻下长安, 俘晋愍帝,次年愍帝被杀, 西晋亡祚。永嘉五年(公元311 年)六月十一,以西晋京师洛阳城陷落为标志,适宜作为魏晋士族及中原汉人大规模南迁的开端!

中原汉人首次大规模南迁浪潮。八王之乱及永嘉丧乱,给以洛阳为中心的河洛大地造成极大灾难, 汉人难以生存下去, 纷纷南迁, 形成我国历史上第一次中原汉人大规模南迁浪潮, 这南迁汉人便是今日客家人的第一批先民。关于此次南迁人数,《晋书·王导传》记载:“洛京倾覆,中州士女避难江左者十六七。”《中国史纲要》说,到达长江流域的至少有 70 万人, 另有 20 万人没有到达长江,聚居在今山东境内。谭其骧在《晋永嘉乱后之民族迁徙》一文称,从永嘉之乱到拓跋焘攻宋, 北方人口南迁将近百万。为了安置大批的南迁汉人,东晋时在长江一带设置了不少侨州、侨郡和侨县,如南徐州、南豫州等。侨人不入当地户籍,官吏均为北方士族。其后,唐代安史之乱、唐末及五代、宋室南迁、南宋灭亡之时,   黄河流域均有大批汉人南迁,其中绝大多数是河洛人。南迁的大批汉人中,有一些和当地土著居民通婚、融合了。还有大量人数没有和当地人通婚、融合,仍保持着汉族原有的血统、文化和风俗习惯,这就是今日客家人的先祖。

洛京情结。繁荣发达的汉魏晋、隋唐宋文化,富庶美丽的河洛及中原大地,繁华热闹的京都洛阳, 都会在南迁汉人的思想上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成为他们世代相传、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力量。“白头宫女在, 闲话说玄宗。”洛阳城,河洛大地,许许多多的人和事,是他们永远道不完、表不尽的谈资,那情景远远超过山西洪洞县的大槐树。

正是这些南迁汉人———客家先祖带来的先进文化和先进生产技术,极大地促进了长江流域的社会经济发展和文化进步。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辉煌灿烂的河洛文化,不但是客家人最重要的精神财富, 而且也通过他们得到了最广泛、 最深入的传播, 极大地扩大了河洛文化的影响。客家人公认“根在河洛 ”, 迁台的客家人自称“河洛人”、“河洛郎”,  闽南话也叫 “河洛话”, 客家人的姓名、堂号、民风、民俗、节日庆典都源于中原和河洛, 他们对中原、河洛和洛阳有极为深厚的感情。

洛水永桥:系曹魏初年所建,司马懿讨伐曹爽,曾勒兵于此,据《晋书•宣帝纪》记载: “屯于洛水浮桥。”《洛阳伽蓝记》记载:“宣阳门外四里至洛水上作浮桥,所谓永桥也。”

《水经注·谷水》记载:“对阊阖门南,直洛水浮桁。”这说明,洛阳永桥的位置,在宣阳门外四里的洛水上,正对宫城的阊阖门。

经考察,洛水永桥应位于阊阖门、宣阳门南延长线的古洛水之上,位于大郊寨村和西大郊村之间。大郊寨村南侧保留有古洛水北侧高约 1.5 米的河岸遗迹,洛水北岸紧邻灵台遗址, 南岸紧邻邢徒墓地遗址。

洛京象征。洛阳永桥,永嘉丧乱时,洛水上唯一之通途,成了中原汉人南迁及衣冠南渡  的咽喉要道,甚至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它是昔日洛京繁华的象征,同时也铭刻着衣冠南渡大迁徙的悲壮历史记忆,以至于后来南迁中原汉人在落脚之地又建起了许许多多的“洛阳桥”,以寄托对祖根中原故土的深情眷恋!

洛阳桥,已不再仅是一座桥的名字,而成了一种象征,一种繁华洛京的象征,一种永怀  河洛间的象征!

洛神之居。《水经注》记载,古伊洛二水汇流处,洛神之所居。据考古调查,古伊洛二水汇流于汉魏洛阳故城南。传说上古时代,掌管洛河的神仙名叫洛神,即洛水女神雒嫔。传说洛神是伏羲氏的女儿宓妃,“宓(fu)”通“伏”。宓妃公主把从父亲伏羲那儿学来的农耕狩猎知识传给有洛氏民众,众人学会了结网捕鱼,养畜放牧,耕种五谷。昊天上帝封宓妃为洛水之神,并将河图洛书传于宓妃并借她之手传扬于天下万民。洛神宓妃住在洛河水宫, 经常巡行于伊洛山水之地,将天理传扬于人间,把洛水管理得很好,风平浪静,无洪灾殃民,   沿河两岸百姓安居乐业,深受百姓敬仰拥戴。

洛神凌步。黄初三年(222 年),曹植从京师洛阳返回藩地,过洛水永桥,路过洛神所居的伊汭,获得灵感,创作了千古名篇《洛神赋》,刻画了自己忠君爱国而不得遇之情怀。   曹植《洛神赋》将洛神故事演绎到文学艺术之顶峰,顾恺之《洛神赋图》已经成为传世经典之作。洛神乃美的化身,体现了劳动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

杨柳沟古伊河唯一渡口,也叫石罢伊河渡口。李焕有教授《石罢,与水结下的福祸情缘》和姬风圈、徐建恒主编的《石罢村志》详尽记述了杨柳沟古伊河渡口情况。渡口位于石罢村北,南望大谷关,北瞻汉魏晋洛阳故城,是南来北往的枢纽,是洛阳故城的重要门户和   险关要隘。东汉末年,黄巾起义,大将军何进设置八关,大谷关有重兵据守,杨柳沟渡口亦   有重兵守护。孙坚兵入大谷,抢占杨柳沟伊河渡口,兵进洛阳故城津阳门。

大谷道沿沙河台地蜿蜒而行。发源于水泉的沙河,经马寨、朱窑、孙窑、东朱村、贾庄坡、韩寨、二教塔、沙沟、寇店、刘李、陈窑、宫窑、九贤、苏窑、至武屯,与西沙河汇流,   入古伊河而形成杨柳沟,大谷道蜿蜒其间。杨柳沟深约 15 米,宽约百米,沟内卵石粗砂遍地。2009 年修建开元大道伊河东段,村民实地考察,发现了 10 米深处的古河沟遗址,公认推断其应为古杨柳沟遗址无疑。

杨柳沟渡口形成于魏晋之前2005 年 11 月 15 日,《洛阳日报》刊登了题为《门前脚踏石 原来是宝贝》的报道。2005 年春,毛利民无意发现了东晋(相当于五胡乱华的前秦时期)造像碑。造像碑左边刻有“沙门玄释道安¨字样,据考证,前秦释道安(公元314-385)曾主持当时的兴国寺。西域高僧佛图澄于公元 310 年来洛,深受西晋皇帝信任和崇拜,收 21 岁释道安为徒。据《晋书•佛图澄传》记载,佛图澄永嘉时来洛阳,石勒对其礼遇有加。一年后的永嘉五年(公元 311 年),洛阳城陷落。据《魏书•释老志》记载,释道安在佛学史上颇有地位,向前秦苻坚推荐著名的鸠摩罗什。鸠摩罗什称释道安为东方圣人。前秦苻坚重视佛教,尊礼道安,受此影响,僧人乐僔开创了敦煌莫高窟的第一个佛窟。释道安曾主持的兴国寺,应修建于永嘉五年之前,杨柳沟、杨柳沟村及杨柳沟古伊河渡口应形成于魏晋之前。

史载,司马懿发动高平陵政变时,司马懿和蒋济据守古洛水浮桥,使魏帝曹芳和曹爽不得入城。曹爽等亦把守伊河南岸,与司马懿对峙,应为把守渡口,也即古伊河上唯一的杨柳沟渡口。杨柳沟古伊河渡口与祭天圜丘、古洛阳桥、铜驼大街、阊阖门及太极殿基本位于南北一条直线上,从侧面印证了该渡口位置的可靠性。

出大谷关标志着离开洛京 背井离乡衣冠南渡。八王之乱和永嘉丧乱,中原大批魏晋士族离开洛阳城,南过洛水,杨柳沟渡口过伊河,沿大谷古道,出大谷关,标志着离开了京师洛阳城,离开了中原故土,踏上漫漫无归期的远途,沿洛阳—南阳—襄阳古道到达江汉平原,   远离故土到达江南。随着中原汉人南迁,带去了先进文化和先进生产技术,促进了江南开发,   促进了河洛文明和黄河文化远播。

黄遵宪有诗云:“中原有旧族,迁徙名客家。过江入八闽,展转来海滨。”  又《乙亥杂诗》:荜路挑孤碾转迁,南来远过一千年。

方言足证中原韵,礼俗犹留三代前。

大谷关已不再仅是一座关隘的名称,而是一种象征,背井离乡的象征,离开中原故土的  象征,永怀河洛间的象征。这些衣冠南渡者,就是后来客家人、闽南人和台湾河洛郎的第一   批先民。

南迁路线。出洛阳故城,向南两条大道,即大谷道和伊阙道,向东南有轘辕道。出关后的第一个落脚点:汝州和登封。大谷古道和伊阙古道的最南端,是广成关,位于今汝州与汝阳交界处。汝州自古就是洛阳的南部屏障,大谷道与伊阙道在此并轨,向东南通往登封,向南通往荆襄。南阳是南迁汉人的重要集聚地。南阳是关中、中原与江南的物资转运之要地,   南方物资经船运至南阳,辗转陆路,北上经颍川郡(治所今禹州),达洛阳。南行经邓州抵襄阳,襄州有汉水航行之利,径达鄂州,有陆路南抵荆州江陵。从江陵,经由长江,西通巴蜀,东下吴越,南经洞庭湖通往湘中及岭南。

《晋书王弥传》明确说,颍川、襄城、汝南、南阳、河南诸郡,有南迁流人“数万家”。   据《晋书·刘宏传》记载:“自方城至宛、新野,所向皆平。”又“进据襄阳”,“于时流人在荆州十余万户。”又“避乱多至荆州。”又据《晋书·山简传》记载:“及洛阳陷没”,   “迁于夏口。”山简“招纳流亡,江汉归附。”“时乐府伶人避难,多奔沔汉。”从洛阳迁徙到荆襄的西晋皇室及中原汉人数量众多。

水泉石窟标志着中原汉人首次南迁结束。水泉石窟位于大谷关及客家之源纪念馆北侧, 大谷关内东侧断崖上,民间士族为皇帝、太后及自己父母开凿的礼佛之圣地。客家之源纪念馆核心理念是寻根问祖,正有为先民祈福之意。

关于中原汉人停止南迁的时间,有著名学者认为拓跋焘攻宋。元嘉二十七年(公元 450 年),北魏皇帝拓跋焘大举攻宋。《资治通鉴》卷 126《宋纪》记载:“杀伤不可胜计,丁壮者即加斩截,婴儿贯于槊上,盘舞以为戏。所过郡县,赤地无余,春燕归巢于林木。”司马光的这段话,足见北魏拓跋氏之残暴,搞得“村井空荒,无复鸣鸡吠犬。”俨然民族矛盾   尚异常尖锐,百姓生活不可能在这样环境能够安定地生活,被迫流离失所逃亡不可避免。

太和十七年(公元 493 年),孝文帝借口南征,迁都洛阳,全面推行汉化改革。北魏统治者入主中原后,均如拓跋焘攻宋时的残暴和草菅人命,必然引起汉族的强烈反抗。为缓和   民族矛盾,改变统治方略,势所必然,接受汉人先进文明,实行汉化改革。北魏鲜卑族原来   是“编发左衽”,故时称索头或索虏。孝文帝推行汉化改革,要求“禁胡服,穿汉装”,石窟中尚保留“左衽”拓跋族胡服遗迹,这是汉化尚未彻底的表现,也正体现了尚处于民族融合的过程中。水泉石窟的开凿,体现着民族大融合,也就标志着衣冠南渡的结束。

马克思在《不列颠在印度统治的未来》:“相继征服过印度的阿拉伯人、土耳其人、鞑   靼人和莫卧尔人,不久就被当地居民同化了。野蛮的征服者总是被那些他们所征服的民族的   较高文明所征服,这是一条永恒的历史规律。”孝文帝改革促进了拓跋族的社会进步,缩小了民族差异,促进了北魏社会进步。

据刘景龙等著《偃师水泉石窟》考证,北魏水泉石窟开凿,应始于孝文帝太和年间,即孝文帝迁都(公元 493 年)洛阳之后,成于景明、正始年间(公元 508 年),石窟主为比丘昙覆。昙覆晚年,“归山自静”,方于“京南大谷之左面”,水泉石窟中“私力营崇”。石窟口南侧断崖上的摩崖石刻,记述洛州(洛阳)周边五州县石窟情况,详细记载了其位置及相应河流道路情况,为研究中原汉人南迁路线提供了实物证据。

五、大谷古道 沿用至今

丝绸之路。洛阳著名学者郑贞富《古道漫漫说旧闻——李希霍芬与洛阳之一》里说:“从洛阳到中亚、欧洲,有一条古老的商路,被称为“丝绸之路”。这个词,是近代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德·冯·李希霍芬在洛阳提出的。”

1870 年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一行来洛阳考察,在其《中国》一书中提出了“丝绸之路”名称,得到了广泛认同。据《李希霍芬中国旅行日记》记载,1870 年 1 月 1 日,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从广州出发,开始他的第五条考察路线之行。

李希霍芬一行从水路乘船北行,2 月 26 日到汉口,3 月 27 日到樊城。从官道进入河南, 这条官道,就是襄阳通往洛阳的洛襄古道,即洛襄驿路。4 月 8 日到达南阳府,4 月 10 日到达南召县。穿越伏牛山之鲁阳关,到达鲁山县。

从汝州到洛阳,有两条驿道。一条为伊阙道,从汝州西北行,到草店铺,顺伊水东岸到伊阙,至洛阳。另一条为大谷道,从汝州到大谷关,过大谷关后,顺万安山北麓西行,经玉寨到伊阙,至洛阳。

李希霍芬走的是大谷道。1870 年 4 月 14 日晚,李希霍芬一行住宿大谷关。4 月 15 日上午,李希霍芬一行离开大谷关,到达玉寨山北麓。考察龙门石窟,至洛阳周南驿。

万里茶道。大谷道和伊阙道是南方丝绸之路的北段和万里茶道的两个重要通道。万里茶道,是明清时期山西商人开辟的一条国际内陆商业通道。这条商道以运送茶叶为主,顾名“万里古茶道”。茶叶由福建、江西、湖南采摘和加工,运输到湖北汉口,北上经河南,渡黄河,经山西分别到张家口或归化(今呼和浩特市),然后穿越戈壁沙漠,到达蒙古国及中俄边界“买卖城”恰克图进行交易,部分茶帮深入俄国境内,经乌拉尔,直达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从福建武夷山到恰克图,全程 4500 公里,加上俄国境内,历程远远超过 5000 公里。由此形成了与“丝绸之路”相媲美的著名的“万里茶道”。

河南境内黄河以南路线,在湖北襄阳水运入南阳,由南阳转陆路,经平顶山,从洛阳渡黄河北进。历史上宛洛古道一直连接南阳和洛阳的主要通道。自南阳,走宛洛古道北行,因所处地形不同,宛洛古道有两条路线,一是方城道,经平顶山到汝州,经伊阙道或大谷道,入洛阳。一是三鸦道,经鲁山这条通向洛阳的著名古道,宛洛古道最近捷的通道,经平顶山到汝州,入洛阳。

抗日英雄。据洛阳晚报记者 余子愚《寇店镇:大谷雄关留英名》记述,大谷关在抗战时立了大功。1944 年,皮定均率部在大谷关抗击日军,偃师、伊川“边区自卫队”在队长马怀珍的带领下,在水泉村多次与日军作战。寇店镇村民郭清俭还清楚地记得 1945 年农历四月十一发生在大谷关的那场战斗。日军越川部与伪军、汉奸勾结,来到水泉、五龙一   带打家劫舍,抢掠奸淫。当时,马窑村地下党支部书记马怀珍,已在偃师、伊川交界地带秘   密组织人民自卫武装,80 余人配有步枪、掷弹筒、手榴弹等轻型武器,经常活动在万安山一带。各村群众在地下党员的组织下,纷纷拿起土枪、土炮、大刀、棍棒,随时准备打击来犯的日伪军。马怀珍让自卫队队员分布在大谷关中的有利位置,做好战斗准备;紧急召集附近各村负责人研究对策,部署战斗方案;让各村协同作战,利用大谷关的有利地形,对敌人形成包抄之势,先让日本鬼子入“瓮”,然后围堵,最后“瓮中捉鳖”,并约定枪响三声为战斗号令,   各村统一行动。

第三天,日本鬼子又进村了。随着东山头上三声枪响,周围山腰、山头的枪声爆竹般响了起来,一场围歼日伪军的战斗打响了。日伪军抱头鼠窜,附近各村群众在山头上予以夹击、拦截。日本鬼子利用地形作掩护,一面还击,一面顺势逃进东山沟。埋伏在那里的勇士们以爆  豆般的枪声迎头痛击,不少日本鬼子中弹身亡。

腹背受敌的日本鬼子惊恐万状,夺路向北撤退,没想到又遭到埋伏在小关爷庙附近群众   的伏击,只好挣扎着向西山攀登,占据高地后,用机枪掩护撤退。自卫队迂回到敌后,用掷   弹筒还击敌机枪,双方对峙到傍晚,日伪军狼狈西逃。

    

                           2020 年 4 月 18 日于洛阳


本文是【http://www.hnlykfq.gov.cn/daj/ 洛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档案史志网】原创,转载时请务必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

地 址:http://daj.hnlykfq.gov.cn/home-articleinfo-fid-10-id-56.html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