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档案史志网欢迎您!

洛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档案史志网

投稿邮箱:ybszbjb@163.com

  • 1
  • 2
  • 3
  • 4
  • 5
  • 《经开区年鉴(2019)》公开出版

    《经开区年鉴(2019)》公开出版

  • 档案办党员干部参观寇店镇党建馆

    档案办党员干部参观寇店镇党建馆

  • 市委办公室到我区调研档案工作

    市委办公室到我区调研档案工作

  • 档案办党员走访佃庄镇贫困户

    档案办党员走访佃庄镇贫困户

  • 伊滨经开区档案局党支部参观洛阳市党建馆

    伊滨经开区档案局党支部参观洛阳市党建馆

DANG AN 伊滨史话
伊滨史话

辟雍碑造型鉴赏(三)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5-28 浏览次数:92
打印 收藏 关闭
字体【
视力保护色

辟雍碑造型鉴赏(三)


“六龙御天”——彰显天子威仪的符号

 


胡树青(偃师人,中国古都学会理事)

 

“天子驾六”是人们耳熟的说法;“耳熟”是不错,但不一定“能详”。很少听谁解读过为什么天子之“驾”是六匹马。

   辟雍碑碑首的形制,其深层意蕴则与“天子驾六”同源。这是笔者的发现,盖与华夏古代崇天敬日文化有关。愿与大家共享,请拭目以待。

 640.jpg

崇阳尚文——辟雍碑碑额独特的寓意

 令人迷茫的是,大部分的碑额都居于碑首的正中央,这是华夏文化尊中崇中的通式。可是,辟雍碑的碑额则未在正中,以碑身坐北向南而言,辟雍碑正面的碑额则偏移于东南(见图),背面的碑额则偏移于西北;为什么会是这样?从图可知,这是和碑首上的龙形图案配合的,也与古代以东南方为上(“尚文”)的理论有关。

自古以来,在碑头上雕刻龙形图案的并不少见。上世纪50年代往前,这种碑刻随处可见,人们管它叫“蛟龙碑”。碑首上的“龙”,古称“螭”,故金石家称这类碑头叫“螭首”。

明、清以来“螭首”碑头上通常只浮雕其正面和侧面,除少数例外大多只有两条龙,龙身穿插扭结,龙头向着碑首中央的篆额,碑额上边通常有个蜘蛛形的东西,俗谓“二龙戏珠”。

辟雍碑的碑头龙的数目为6条,6个龙头分处在碑首两侧。从大量的碑刻实物或者拓片看,碑首雕造为6头龙的也很多,元代、宋代都有,唐代最多,魏、南北朝也屡屡可见。

通常的六龙碑首布局,都是关于碑首平面的中轴对称,龙身盘桓扭结,鳞爪须鬣、流云火焰,生动逼真。辟雍碑的碑头则与此迥异。碑首的前后左右都有雕刻,除前后两面的文字不同,以碑身而言,前(南)和后(北),左(东)和右(西)的图案两两相同。立体的看,龙的数目为6,但辟雍碑碑首的龙身不穿插扭结,龙身没有鳞爪等雕琢,只是半圆柱形的浮雕。每条龙都是从碑头一侧的底部腾起,经碑顶,至另一侧把龙头扎下去,龙吻直抵碑额的底平,这在现存的古碑中所极其罕见的。

 640 (1).jpg

 说罕见,也不是就没有近似的。汉肥致碑(立于东汉和帝时)碑首(见右图)图形、布局与辟雍碑碑首极其相似,只是肥致碑碑首没有龙头造型。这应该碑主身份并非皇家之碑的缘故吧。

1590626029610031.jpg 

肥致碑碑首中央(此处对应了辟雍碑碑额的位置)并列两行字:上首(以碑的自身而言为左手)“孝章皇帝”;下首“孝和皇帝”。次于碑额的半环(对应着辟雍碑的最靠前的龙身),左(以碑身而言)刻:“孝章皇帝太岁在丙子萌”;右(以碑身而言)刻:“孝和皇帝太岁在己丑萌”。有人把最下面的那个字解作“崩”,其意大谬。

查阅史传,“太岁在丙子”即“丙子岁”,也即公元76年,是汉章帝即位之元年;“太岁在己丑”即“己丑岁”,也即公元89年,是汉和帝就位之元年;可知这个难认的字该是“萌”字,“一元初始”之意。(《汉书·律历志》:“天统之正,始于子半,日萌色赤。”)是说,天统历所谓的“正”(一年的起始点正月初一)在子时之半,这时“日萌色”。着眼点是“日”。

640 (3).jpg 

肥致碑的立碑时间大致先于辟雍碑100多年,除了没有龙头外,与辟雍碑极其接近;可知,辟雍碑螭首也继承了汉碑之余绪;北魏以至于宋元,六龙碑首有变化,但改变不大;辟雍碑可谓承前继后的典型之一。

 

六龙御天  昭示王者威仪的鲜明符号

 细究起来,把碑首上的“龙”雕造为六条,实在饶有古意。《淮南子·天文训》曰:“爰止羲和,爰息六龙,是为悬车。”“悬车”即“日车”,是传说中太阳所搭乘的车驾用六条龙来拽拉,羲和是传说中给太阳驾驭车子的神。李白《蜀道难》:“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极言山峰特高,甚至挡住了驾有“六龙”的日车,使之不得不掉头转回;刘向《九叹》:“惟六龙于扶桑……”,古人以为扶桑是日出之所;《周易》“时乘六龙以御天。”天与日有时互通;“御”“驭”同意。可知“六龙御天”是把天日人格化的产物,“六龙”是古人崇天敬日的熟语。

 640 (4).jpg

经籍有“天子驾六”的记载,说天子的“法驾”是六匹马拉的,这早已被洛阳周王城遗址出土的“天子驾六”实物所证明。

然而“龙”与“马”又有怎样的关系呢?古籍有云:“马过八尺为龙。”在古代,“龙”与“马”有时可互通。辟雍碑碑文中有“光光翠华,騤騤六龙”,描写的就是晋天子的御驾。

以辟雍碑为代表的碑首上的“六龙”,就是拽拉日车的“御”用神物,这在古代,是不言而喻的。笔者比对了诸多历代碑刻(也包括相关拓片),发现多处“六龙”浮雕的龙脖子上有个矩形的点对称图案(见《升仙太子碑龙脖子上的徽标》图中圆圈内的图案)。起初对这类图形的真实含义并不知晓,经多方考证,乃知此即古代车具中的“鞅”的艺术再现。所谓“鞅”,在古代是很常见的车具或者叫马具,河洛农民称之为“马围脖儿”。

 640 (5).jpg

笔者曾经在2015年参观过郑州“黄河博物馆”,馆中陈列有一辆战国时的由四匹马同拉的青铜车马,当时拍摄了高清照片,后来细审照片,令人惊喜的发现,马脖子上的铜“鞅”,其纹饰是个二方连续图案(见上图矩形框里的图象),这与以升仙太子碑为代表的碑首龙脖子上的点对称图案简直如出一辙。至此,我们完全有理由下结论,刻在龙脖子上的点对称图案,就是用以拽车的马具——鞅。龙脖子上雕造为马“鞅”图案,表明碑首上的“六龙”就是“御天”的神物。“天子驾六”实则是“六龙御天”的世俗版本。

640 (6).jpg 

 绝大多数“六龙”的布置都是关于平面中轴线对称的,碑额在正中间;而辟雍碑的龙形布置则于平面中轴线不对称,这都受制于古代的崇天敬日理念。

为了让大家看清楚辟雍碑碑首上“六龙”的“来龙去脉”,笔者特按该碑碑首实况绘出了《六龙御天示意图》(见左图),可以看出,标为3、4的两个龙头共用的是一条龙身,龙身分别从顶部下降,两龙头分别抵御碑首底部;而标有1、2、5、6的四条龙则各自一头一身,都分别从碑首的一侧腾起,在碑额上方绕行,再从另一侧扎到碑首的底部,这六龙是“分道扬镳”的,其含义十分费解。

笔者反复琢磨,终于悟除了一点道理,辟雍螭首的“六龙”造型,是按“悬车”的义理安排的。所谓“悬车”,就是悬在空中的车,上不着天,下不挨地,可前、后、左、右、上、下,“三维”地、全方位地任意驱驰的太阳的车驾。“六龙”的“六”应该源于此。“天子驾六”应该是“六龙御天”的世俗化的版本,“天子驾六”的六匹马(或曰龙马)如果也“分道扬镳”的拽拉,那将是极不现实的,比南辕北辙更奇葩。所以“天子驾六”的马是并驾齐驱的在拉车:这里的“六”,“天子驾六”的“六”取则于“六龙御天”则是可信的。

辟雍碑碑首上“六龙”所拽拉碑额,那就是“日车”,早期的石碑碑额这里是象征天日的“穿”,肥致碑、辟雍碑等,是碑额,是刻着如日中天的碑额刻辞。可以断言,辟雍碑的造型,既古朴,又独特,究其深意,它是所以昭示王者(天子)至尊威仪的最直观,最鲜明的徽征符号。

 


本文是【http://www.hnlykfq.gov.cn/daj/ 洛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档案史志网】原创,转载时请务必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

地 址:http://daj.hnlykfq.gov.cn/home-articleinfo-fid-10-id-59.html

0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辟雍碑造型鉴赏(二)